永久破解绿巨人千层浪盒子

数月之前,燕国助力赵国,击溃秦将李信三万军!”

“此事或许成把柄!”

韩申没有避讳这个话题,直迎燕丹看过来的不悦目光,说道必行之理。

虽然,这个策略自己也不喜欢,但……秦国灭赵之后,大军可就随时可以渡过易水,进入燕国的疆土之内,如果不能够及时的给予安抚。

为之奈何?

和秦国好好的打一仗?

怕是燕王都不同意!

“可……韩国终究还是被秦国所灭!”

燕丹面上那一丝丝不悦彰显,父王上称臣文书,自己本就不愿,欲要更近一步为藩臣之国,那可就意味着秦国可以随时插手燕国的内政。

而以秦国国策,再加上自己对秦王嬴政的了解,纵然如此,或许秦国会短暂将兵锋挪移燕国,……最终还是会落在燕国身上的。

对于嬴政,燕丹太了解了。

他的野心可不会止步于三晋!

旧楼里的百变美女时而清纯时而性感

“殿下,上卿所言不无道理,果然不能够安抚秦国之心,则数月之后,秦国灭赵,以其军势,则很有可能直接跨过易水,攻打燕国。”

“果然为藩臣之国,还能够在思忖其余之法。”

大夫鞠武苍老的声音落下,对于韩申所言,也是赞同的,如今燕国弱小,秦国强大,向强者臣服并没有什么损失。

而且能够得到片刻安宁,也是极好的。

只是……先前燕国中枢、殿下与他们种种谋略,怕是都难以完成了,原本以为秦国想要攻灭三晋,也得五年以上,甚至更长。

可……秦国东进的速度太快了。

纵然百家助力,纵然……终究山东诸国也都有各自的心思。

国祚本就弱小垂危,再继续进行损耗,不合常理!

拱手一礼,苍老的神容之上,仍旧幽深的双眸看向太子殿下,殿下虽仇恨嬴政,这个时候也得稍缓一二了。

“赵国,在秦国的大军攻势之下,连两年的时间都没有支撑住!”

“魏国呢?”

“一年?两年?秦国灭魏之后呢?”

燕丹怅然,浑身上下的精气神都为之瞬间消弭了许多。

遥想自己从秦国归来以后,所作诸般,都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比嬴政差,奈何燕国底蕴终究差了些,数年来,尽管内修政事,外修兵戈,也只是在朝向昭王岁月的痕迹走去。

现在,秦国大军已然路过易水了。

自己还有多长时间?

何以对抗秦国,何以对抗嬴政?

谋秦!

此策一直存于心间深处,如今再次迸出,除此之策,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策略,可以暂缓秦国的一天下攻势。

“秦国一天下,匡合诸国,秦国独尊!”

“殿下,仍所思……谋秦乎?”

田光细抿着条案上的茶水,秦国大势难以抵挡,如今燕国也即将面对秦国压力,自请藩臣之国,也只是权宜之计,未能从根本除去秦国威胁。

而想要从根本除去秦国威胁,唯有……谋秦了。

这一策,自己当年就曾知晓……但未曾反对的一件事。

“杀嬴政,秦国自乱,山东诸国自可恢复如先。”

燕丹眼中一亮,田光节侠竟然亲自提起这件事。

“难矣!”

“数年前,赵国陉城书馆残剑、飞雪二人手持干将莫邪都未能功成,其二人合力足以袭杀化神巅峰武者。”

韩申叹息道。

对于谋秦,怕也是如今最合之策了。

虽然,这是下策,可……也是不得不行之的下策了,不然,燕国早晚会被秦国所攻灭。

“而且今日传闻,秦国陇西那里,匈奴与月氏二十万联军被天宗玄清子击溃,大军西行,拓土千余里,开河西两郡,其人归于咸阳,更是艰难。”

随其后,韩申又是一言。

欲要谋秦,自然要有武道高深的游侠出手,上一次残剑与飞雪两个人都没有功成,秦廷之内,早已经戒严甚多,在想要复现那一策,几乎不可能了。

“田光先生以为呢?”

于韩申之言,燕丹颔首以对,却为重要之事。

“天宗玄清子武道超凡,果然有异动出现在咸阳宫,定会引起其注意,就算其人不存咸阳宫,阴阳家与天宗的高人在其内也是不少。”

“是故,欲要谋秦,只有一击之力,一击之后,要么杀嬴政,要么……事败。”

谋秦下策明面而言,可此处并无外人,相较之韩申与燕丹,对于天宗玄清子,田光有更深的认识,当初农家六大长老便是被其生擒。

如此力量……只有避开!

否则,谋秦如同虚妄。

“若是天宗玄清子离开咸阳呢?”

既然天宗玄清子是麻烦,那么,其人不存于咸阳如何呢?

“仍为艰难,不过……事情可谋。”

田光思忖十多个呼吸,给予燕丹一个肯定的答复,没有天宗玄清子,那么,秦廷咸阳宫内,实力最强的也不过化神层次,而他们如果也派出化神武者,足以堪为此事。

若然可以有玄关武者做此事,就更好了,但……玄关武者超凡脱俗,比起谋秦更加虚妄。

“天宗玄清子位高权重,堪为秦王嬴政信赖,若非其自己愿意离开咸阳,谁人奈何?”

果然如此,事情也就落在一个关键之人玄清子身上。

燕丹面上一喜,口中缓缓而语,浑身上下再次彰显一丝别样的精气神,目光在身前诸人身上不住看过去。

“……”

“难!”

田光再次陷入沉思,而后轻语,农家在秦廷内部,也有人手,可是现在已经不好出手了。

韩申亦是摇摇头。

“韩卿,记得当初丹离开逃离咸阳的时候,还多亏了丽夫人助力,若非其助力,将嬴政引走离开咸阳,使得咸阳内部巡逻空虚,丹怕是还不能够安稳离去。”

“而且,丽夫人还是韩卿的师妹,不若丽夫人助力如何?咸阳宫内,嬴政固然信任天宗玄清子,据丹所知,嬴政对于丽夫人同样信任。”

“前岁,非丽夫人助力,鲁勾践大侠怕也是身死了,如今虽为黔面城旦,终究免去一死。”

燕丹面上微微一笑,将视线落在韩申的身上。

真论起来,秦廷之内,他们也是有助力的,就是不知道时隔数年,那人之心是否如故!

若然可用,将天宗玄清子调离咸阳,则谋秦可成!

“殿下……当真谋秦?”

念及今日考量之事,原本是落在秦国灭赵,燕国应该如何应对的策略上,怎么……现在却落在谋秦之事上?落在如此风险极大的事情上。

“非谋秦!”

“秦国灭赵之后,当为灭燕与灭魏,燕国与魏国何挡?”

燕丹举起手中茶盏,看向韩申。

此策,自己早就想要做下了,奈何数年来燕国陷入平稳,燕丹以为再过些年,燕国有能力抗衡秦国的威胁,可是……自己错了。

韩申陷入沉默。

“我有何力可助殿下?”

待在燕国为上卿数年,本也是要一展师尊公孙羽所教,施展于燕国之内。

对于秦王嬴政,也许他该死,因为当初秦国蒙武破开魏国濮阳之城,师尊公孙羽战死,其后师弟荆轲身死于天宗玄清子手中,师妹公孙丽更是被强留在咸阳宫内。

也许他不该死,因为……春秋以来,诸夏战国并起,战乱已经持续数百年了,果然秦国可以一天下,诸夏庶民可安息平稳。

然……燕丹终究对自己有知遇、提携之恩。

“只消韩卿一封文书,若然丽夫人愿意助力,则丹可预谋大事,如若不行,丹当另作他策!”

燕丹没有迟疑,将心中急切之心道出。

“喏。”

韩申拱手一礼。

见状,燕丹甚喜。

******

无论燕丹如何谋划,于此刻正在率领大秦灭赵的王翦来说,没有任何侵扰。

坐镇中军幕府,自从赵国自去李牧之后,便是行军势如破竹,每一次攻战赵国城池,均没有受到太大的抵抗,短短数月,便是抵达相距邯郸以北六百里的区域。

六百里的区域,虽不远,但王翦丝毫不急,仍旧稳打稳扎的行军,按照先前下发给李信、杨端和军中的文书,两个月后,三军齐聚邯郸。

秋日之前,完美灭赵!

中军幕府之内,王翦正身披漆黑重甲,行走在逐步扩充的沙盘四周,沙盘之上,原本属于赵国的土地、城池、关隘,全部插上大秦的黑色旗帜。

而且俯览而下,整个秦国三路大军行军路线,正在有条不紊的逼向邯郸。

己身率领大军南下,李信正在邯郸东北区域,杨端和则是在南方区域,虽然不出意外,灭赵已成定局,但不到最后一刻,王翦觉得还是要谨慎为上。

“上将军!”

“少将军求见!”

忽而,幕府帐外,传来护卫之音,沉稳而又响亮。

“召!”

闻声,王翦眉头一挑,轻哼一声,中军之内,有少将军之名的,也就自己那个儿子王贲,若言王将军,倒是不妥。

是故,少将军之名王翦也不知道何时而起,本已经嘱咐过王贲,不可恣意张扬,奈何仍为如此,但……此战,终究没有让自己失望,行军作战还是可圈可点的。

“王贲见过上将军!”

数息之后,一阵由远而近的脚步声传来,同样身披黑色重甲的王贲腰腹长剑,近前拱手一礼,看向沙盘一侧的父亲,不敢大意。

在军中,在父亲手下,王贲自觉受到更为绝对的钳制,虽知道父亲为自己好,可……那不是自己想要的。

“王贲如何来此?”

王翦瞥了儿子一眼,没有与其废话,直入主题。

“父亲,如今灭赵已成定局!”

“故而,王贲希望自请一军,南下灭魏!”

王贲再次近前数步,左右看了一眼,低语一眼,沉声稳稳。

语出惊人,入军旅多年,王贲性情早就磨砺淬炼,眉目虽不算俊朗,也可是方正精炼,没有称言上将军,意义截然不同。

虽如此,可王贲觉得父亲明悟己身之意。

如今,秦国灭赵的三路大军中,北路军李信将军乃是大王一手提拔出来的,如今独领一支大军,果然灭赵,必然有大功勋。

而南路军杨端和乃是亲近蒙氏一族的,也是独领一支大军,果然灭赵,怕是爵位还能够提上一提,更别说九原大营蒙恬实力日渐雄厚。

还有蒙恬的弟弟蒙毅,如今为咸阳宫郎中令,很是得大王信任,这种文武两人之道,是王氏一族所欠缺的,既然王氏一族不能够在咸阳宫文臣之道出头。

那就应该在武将一道走到极致!

这也是自己今日前来之目的。

此次灭赵,自己乃是归于父亲麾下统领,纵然灭赵,功勋也不能够与李信、杨端和等媲美,要次上一等,虽然也不错,并非王贲所希望。

“小儿狂言!”

听儿子之言,王翦不由的神色微动,而后轻声呵斥道。

“父亲!”

“此事,儿子有八层以上的把握可以灭魏,而且只需自请一支五万人大军!”

王贲不恼,继续说道口中之言,略微黝黑的容颜上凸显一丝凝重和狂热,对于此事,自己已经思忖良久,不然也不会今日前来父亲面前。

“以五万军灭魏国?”

“王贲,戏弄为父乎?”

原本就觉得儿子王贲突然提出灭魏之言,实在是狂妄,再加上只需要五万军,实在是狂妄至极,魏国如今兵力超过二十万,区区五万军何以灭魏?

实在是可笑!

实在是……胡闹。

“父亲,且听儿子慢慢道来。”

“父亲可知如今颍川郡内,韩国旧人欲要谋乱?”

王贲轻轻一笑,仍是不气不恼,收敛动作,亦是行至父亲身侧的沙盘之前,看着那精致无比的沙盘,目光逐步南下,那里是魏国与秦国上党、颖川之地。

“若然今日不能说服为父,王贲,明日……你为辎重营主将!”

王翦再次冷哼一声,对于身侧的儿子,一直很是了解,争强好胜,不落人后,眼见李信与杨端和立下大功,不会甘于平静的。

本以为王贲有其他的手段,可以获取军功,但出乎自己的预料,竟然欲要灭魏!

灭魏之事,就是如今的中枢之内,虽有提及,也仅仅是提及,没有太多具体的谋划,而王贲竟然自信、狂妄灭魏?

又闻其言,韩国旧土乱象欲要生出,此事,中枢也有文书传来,故而,不算陌生。

加入书签,方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