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浅app

臧峰的身旁还有一位中年人,也在看这些东西,臧峰来过这个小镇几次了,小镇的人他几乎都认识了,可是这个人却很陌生。

心中立刻就有了警觉。

他从来没有购买过凡人的东西,每次来他都是看看,可这一次,他伸手入怀,掏出了几枚铜板:“老板,来一双鞋子。”

旁边的中年人笑笑,转身慢慢悠悠地离开了,可是臧峰的脸上却不由滴下汗来,拿着鞋子的手也不由抖了一下,他望着自己的手,白净,修长,他的衣服也是大富大贵的,这个小镇,大富大贵的人屈指可数。

他不认识他,他也不认识他。

好一会,身后没有感觉到半点动静,他才收回手,慢慢地转过身来,铺子外空无一人。

他慢慢地离开铺子,外面,几米外,那个中年人笑眯眯地望着他,很是亲切,可是寒意渗入到心里,手里的孩童的鞋子落到了地上。

燕道笑眯眯地望着这个修士,整个小镇所有的人他全都认识,连同他们的亲属,这个小镇没有人有穿着这般富贵的亲戚的,而且,穿着这般富贵的凡人,必然要乘坐马车,带着随从。

小镇与小镇之间的距离可不近,凡人的脚程和体力可不够。

臧峰的上下牙不由磕碰到一起:“前……前……辈,我……晚辈只想过……凡人的……生活。”

臧峰怕死,他真的很怕死,他还没有过上一天他想要过的生活,他修仙的目的就是为了多享乐几年。

“跟我走吧,你很快就能过上你想要过的生活。”声音直接就钻进了臧峰的耳朵里。

长得很好看的俏皮空气刘海妹妹高清写真

臧峰的脸上带着绝望。对方是元婴期。

从来没有这么后悔,他为什么要离开山门,离开山门为什么要到这个镇子里,他闭了一下眼睛,多么希望这不是真实的,眼前的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,只要张开眼睛这一切就是一场梦。

小镇的街道还是那么平静。感觉外边有些动静的铺子的主人走出来。街道上只有稀疏的几个人,看到他都打着招呼,他的视线落在石板地面上。那里安静地躺着一双绣着妖兽的孩童的鞋子。

不多时,臧峰从一个院子里走出来,他面色沉静,丝毫看不出先前的绝望。他走出院子,仿佛习惯性地又来到那个铺子前。老板正坐在铺子里望着门口的阳光,见到臧峰急忙站起来:“客官,你刚刚丢掉的鞋子。”

臧峰走进去,伸手接过鞋子。满眼都是温柔:“谢谢老板。”好像找回了最喜爱的东西,臧峰小心把鞋子收进怀里。

转过身,他大踏步地离开店铺。和他来时候的悠闲截然相反,他似乎根本不记得他要做什么了。一离开小镇,便向宗门的方向飞过去。

类似的事情在三圣殿的山门之外发生了多起,而清虚门和流云宗之外也在悄然进行着,离开山门的修士会很快就返回来,安静地重新回到宗门

无极宗木槿那个离后山传送阵很近的小房间内,坐着一个很意外的客人。

这是一个女修,美艳而庄重,行动举止温婉谦和,微微侧身坐着,腰板挺直,笑容明媚而大方,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女修,更像是富贵人家的当家女主人。

木槿还是略微歪斜在椅子上,看起来也不像是一个修士。他正好奇地望着面前的女子,这个女子一从传送阵里出来,他就知道了。

君媚儿,君夫人,三十年前还是一个凡人,如今的修为竟然达到了元婴初期。

三十年前,君媚儿就已经三十岁以上了吧,三十岁还是一介凡人,三十年后就是元婴初期的修为,这是修真界从来没有过的,至少这几千年来是不曾存在的。

想起张潇晗的讲诉和所做的分析,木槿的眼神变得有趣起来。

“君道友来的真不是时候啊,”木槿还是一副懒洋洋的表情:“灵武大陆如今乱得很,极北之地——哦,就是在极北边的区域的妖族想要越过北寒山,把灵武大陆作为它们安身所在,如今北寒山战事已经开始了。”

果然,君夫人露出感兴趣的模样:“妖族?岂不是很多妖兽?它们要迁徙到灵武大陆来?”

木槿注意到君夫人用了迁徙二字,这就说明在她的心里,根本就没有修士的安危。

只有手下沾染了无数修士的鲜血的人,不,是把修士当做妖兽的人,把修士也作为提升修为的材料的人,才会把妖族和修士放在一起,相提并论。

“君夫人好像并不那么担心大陆的安危?”木槿笑着道,很是随意。

“妾身只是一女子,还刚刚踏上灵武大陆的土地,说实话,对灵武大陆并没有故土的感觉,况且妾身早就听闻灵武大陆高阶修士众多,看木道友如此悠闲,若灵武大陆真有危机,木道友又怎么会安然坐在这里?”君媚儿轻笑着道。

木槿在心里冷笑了一下,谁能知道,灵武大陆很快就要混乱起来,这混乱的一半,就是他在幕后暗暗操纵。

“呵呵,就如君道友所说,灵武大陆高阶修士众多,这上阵斩杀妖兽的事情,可用不到我的。”说到这,他脸上的笑意忽然多了些。

“君道友,玄黄大陆的妖兽听说不是很多,不知道君道友有没有历练的想法。”

君夫人微微欠身:“妾身初到灵武大陆,正是为了历练,妾身修为低微,又是一介散修,如何前往北寒山,还望道友指点。”

她微微低垂的眼睛里闪过兴奋,北寒山战事吃紧,就是说不论是妖兽还是修士,死亡都是很正常的。

她便不用像在玄黄大陆那般小心谨慎的,虽然小心谨慎是没有错的。

“嗯,第二批前往北寒山的修士已经启程半个月了,我给你介绍几个修士,其中有一个女修。”

君夫人的眼里露出期待来,她没有看懂木槿的眼神,事实上木槿很好的掩饰了他的想法。

“巫行云巫道友和他的侍妾云凤道友,也是第二批前往北寒山的,他们的好朋友范筱梵范道友第一批就到了,范筱梵可是修神期修士,君夫人只要和巫道友或者云凤道友相处好,在北寒山,就等于有修神期前辈的照应了。”浅浅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