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贴app

咚咚咚!

两道力量,在这体内,相抗的越发剧烈起来。

林焱的嘴角溢出的鲜血,也是越发的多。

甚至,就是这一点元力,造成林焱的伤势,宛如一个玄帝在不断的轰击一般。

但林焱却也是惊奇的发现,这般之下,能够锻造自己的五脏六腑,甚至让林焱的经脉骨骼也不断的被淬炼。

时间,也在这般缓缓而过。

这一日之间,林焱经历了太多次的失败。

但终于,丹田内,那一道光芒闪耀起来。

这便是元力!

虽然与灵力相比,微弱到了极点。

宛如沧海一粟一般,但终究存在了。

元力……是能够留在体内的。

可爱俏皮系小美女春日甜美照

哗!

当林焱成功的一刻,其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。

但随后,一道道画面,直冲林焱的脑海,那体内的气机,也不断的流动起来,几乎有着某种记忆,也冲破阻碍,占据林焱的大脑。

“我果然……还有着前世吗?”林焱咬牙,鲜血渗出的更多。

几乎整个脑海,要在这一刻破碎一般。

但林焱却强行忍住。

这一刻,那气机也是稳定了下来,随后那记忆,却也是消散。

但终究被林焱捕捉到了一丝。

“我……难道来过这里?”看着这星空古路,林焱竟是万分的熟悉,仿佛此地的任何角落,林焱皆是走过一般,对于这里,那突如其来的熟悉之感,宛如……回到了自己的家一般!

这种感觉,太奇妙了!

不过,终究只有一种感觉而已。

其他的一切,再难捕捉。

“是修炼了天逆功法,方才造就了这般?还是……因为这星空古路的缘故?”在天亘界域之中,虽然那气机也时不时的出现一些画面,但终究没有这一次这般强烈。

但无人能够给出答案。

不过林焱看向那一个方向,眼眸越发的深邃起来。

在经历了刚才的变故之后,林焱越发的感觉那个方向的召唤之力。

吸引着自己的前往!

轰!

不过在这片区域,终究有着很大的危险,因此,需要不断的强大自己的力量。

在林焱此时出手之下,灵力爆发,旋即运转了一下元力。

轰隆!

在这两道力量触碰在一起,天地间顿时响起一道轰炸之音。

宛如这里,被强大的玄帝之力狠狠的轰击了一番。

噗嗤!

至于林焱,则是因为施展这等力量,身躯受到反噬,鲜血喷涌而出,整个人脸色苍白到了极限,五脏六腑也宛如移位一般,胃部更是翻江倒海,差点再度吐出一口鲜血。

“好……好强大!”林焱暗道。

元力与灵力碰撞,不过造成什么太大的力量,那能量涟漪也很是寻常。

但若是自身的元力与灵力触碰到了一起,便不同,将会如刚才那般,掀起巨大的滔天之力。

这应该就是彼岸强者的强大吧?

虽林焱没有达到彼岸之境,但却掌控了唯有彼岸强者方才能够做到的一件事情。

只是与彼岸强者相比,自己无论是元力还是灵力,终究弱了几分。

但林焱嘴角也是一笑,既然事情可为。

那这一路上,只要不断的修炼元力,或许用不了多久,元力的境界,也能够与灵力境界一样。

咻!

一念及此,林焱的身影,也是化作一道流光,直接冲了出去。

前方,一座巨塔,巍峨而立!

这座塔,通体呈现出黑色。

仿佛被火焰焚烧了一般。

但却无人敢小觑,因为这座塔,拥有着太久远的历史,其上,竟是有着斑驳痕迹,更有纹路,至今无人能够将其破解。

而在这座塔之前,汇聚着太多人。

塔之外,更是矗立着一方石碑!

“林姓人,死!”

这石碑,与这座塔,乃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力量。

“传闻,这座石碑也蕴含着通天之威,能够镇压四方修炼者,但这座塔来了之后,这石碑上的力量,便是很难释放而出了!”一位修炼者手持古籍开口道。

这是古籍记载,很是久远。

“你是说,这塔,是自己来的?”不少人看向这手持古籍的年轻人。

此人点了点头,旋即道:“没错,在久远的时代,具体多少万年,我也不清楚,或许……达到了两百万年吧,在那样一个时代,这座塔出现在了星空古路之上,此塔出现之后,这石碑之力便是被消弱了。”

嗯?

一时间,很多修炼者看向这座塔诧异到了极点。

这竟不是星空古路之物。

但此塔,来自何方?

感受着不少人的目光,这年轻人一笑,宛如一个文弱书生,他的打扮也是书生模样,手中更有一杆朱砂笔,在那古籍上画了画道:“你们也别看我,这古籍上就记载这般多,不过我推测,应该来自天玄大陆吧?”

“没错,这等塔定然来自天玄大陆。”

“别给你天玄大陆脸上贴金,你怎么不说来自我星空古域?星空古路终究与星空古域有着牵连,这里面的东西,肯定属于我星空古域,今日……这方宝塔,只有我星空古域的修炼者方才能够攀登,其他界域修炼者,若敢前来,休怪我们不客气!”

在这方宝塔之前,不少奇形怪状的修炼者大喝。

更有星空古域的星族强者释放出体内之力,顿时震慑住了众人。

那书生也是蹙眉,不过他看向这座塔,口中喃喃:“我的魂魄,竟是受到了这座塔的压制……”

他的魂魄,强大无比。

他主修的是精神力,若是换做天亘界域的说法,便是魂力!

魂力受到这座塔的压制,难道此塔能够淬炼魂力不成?

若真的是如此,那这座塔,的确珍贵万分。

毕竟,到了如今这等地步,想要淬炼魂力,简直千难万难了。

“这究竟是怎样的一座塔?”这书生依旧是诧异,随后他想到了某件事,“曾经天玄大陆,少了一方真正的万古之塔,难道是那座塔,不过不对,颜色、形状、高度等皆是不同。”

而在这书生错愕的时候,林焱踏入到了这里。

刚刚而来,林焱的身躯,便是微微一颤。